一个普通的工薪族,你拿什么报答恩人

山,也不算高。水,也不算深。几座小山合抱起来,搂着一个古老的村庄,一条小河在村庄后面缓缓流过,小河两岸是一块一块的稻田。

这就是我的故乡,一个典型而又朴素的江南村庄。

故乡的土地不是很肥沃,因此故乡也种不出什么特产出来。只是种植一般的稻米、一般的蔬菜,养活着故乡的老老少少。

从我第一天读书开始,我的父亲、母亲就说:努力读书,希望走出这小村庄。父母经常灌输这样的思想,所以我读书一直比较卖力。因为父亲摔了一跤,父亲不能做农活,使我家的情况更加贫困。

记不清有多少次了,我因为没有及时交学费,被老师留了一次又一次堂。记不清有多少回了,因为我穿得破破烂烂的,被别人欺侮过。因为父亲的病越来越严重,有好几次我差点就辍学了。

高中毕业了,由于我读书成绩比较优秀,成功地考入了师范大学。那个时候只要考起了师范大学,毕业之后进入乡镇中学教书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也就是说,考入师范大学读书,毕业之后相当于拿到了教师工作的铁饭碗。

偏偏那年父亲肺气肿得病又非常严重了,需要到县城的医院住院。父亲在住院的那段日子里,离大学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而我家,没有一分钱供我读书了。

母亲那时对我说:你不要怪我,也许是命运安排吧。

我收拾行李准备外出打工,刚走到村口的马路上,二叔扛着锄头迎面走过来。“伢子,你这是要去哪?”二叔大声问我。

“叔,我要去打工了。我轻轻地说。“你不是考上大学了吗?打什么工!”二叔质问我。

“我妈叫我别读了,叫我去打工赚钱,因为我爸病得很厉害。我对二叔说。“你妈完全是个蠢婆,哪有大学考起了而不去读的?走,我带你去见那一对猪!”二叔性子一来,就骂人了。

我吓坏了,乖乖地跟着二叔来到家里。二叔见着我妈,只是骂道:“你在打摆子,伢子大学考上了不去读,你要害他!”听着二叔骂我妈,我妈哑口无言。我的泪水像泉水一样涌出来。

“你没有钱供伢子读大学,你可以向我借呀,咱们家就出他一个大学生,不管怎么样也要供他大学毕业。二叔说。

直到现在我还记得,二叔借给我2300元钱。

第二天,我告别了父母、告别了二叔,含着泪水来到省城读大学。

大学毕业之后,我如愿分到了一所镇中学教书。通过自己的努力以及省吃俭用,我及时把二叔的钱还清了。

并且,我买了两瓶酒、一条烟、一条草鱼给二叔。二叔留下我在他家吃饭、喝酒,二叔不断地把好吃的菜往我碗里夹,他还给我讲了不少做人的道理。现在,二叔快七十岁了,他的身体比以前差很多了。

二叔的两个儿子早已成家,都搬到耒阳市区去住了,由于他们都在广州打工,很少回老家陪他。只有我时间充足一点,有时候回老家陪二叔说说家常。。

相关文章